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实用文 >

从紧政策挥出“第一拳” 关注后续政策出台

发布日期:2021-12-17 23:23   来源:未知   阅读:

  距离上次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不到两周时间,央行宣布将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普通存款类金融机构从12月25日起执行14.5%的存款准备金率标准,这充分体现出央行进一步加大货币调控力度的决心。正如央行公告所言,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为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从紧货币政策要求,加强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抑制货币信贷过快增长。

  此次是央行今年之内第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分析人士认为,原本属于猛烈的政策工具逐渐成为常态,以及存款准备金率不断创历史新高,都说明央行政策调控力度在日渐加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央行不在延续以往每次上调0.5个百分点的“微调”,而是一次就上调了1个百分点。专家认为,一方面这是央行紧缩和控制流动性政策取向的延续,另一方面是贯彻中央实施“从紧”的货币政策。

  实际上,央行于今年下半年已经采取了相对紧缩的货币政策,对比央行此前发布的两份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即可发现,与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保持必要的调控力度”的表述相区别,三季度报告新增了“适当加大调控力度”的表述。今年日渐严峻的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是央行作出如此转变的根本原因。特别是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可能达11.6%,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增长率可能为21.6%,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或将涨至4.5%,外贸顺差估计也会高达2600亿美元,流动性仍然充裕,前三季度信贷增加额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和出口增长速度仍然很快,消费品价格上涨显著,资产价格高位持续攀升,资源、环境的压力不断加大,我国经济由偏快转为过热的趋势明显,通胀压力巨大。中央已提出“要把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作为当前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有关专家分析指出,考虑到今年通胀大幅上升的基期因素,明年通胀水平的上涨幅度可能会有所缓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认为,在当前流动性过剩、商业银行利润增长水平较高的背景下,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有上调空间。关于利率,夏斌建议在适当缩小商业银行利差的基础上,坚持正利率。一是通过提高银行之间、金融机构之间借钱成本,可以缩减信用的杠杆效应,有效缓解当前的流动性;二是当前中国的银行利差是20年来最高的,也是全球居高的,不利于提高银行的长期竞争力。在缩小银行利差的基础上提高存贷款利率,可以为存贷款利率进一步市场化打下基础。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松奇、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则表示,本轮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力度加大表明此前的宏观调控没有完全达到预期效果,今后央行可能采取不对称加息措施,直到宏观调控的累积效应逐步显现出来。

  实际上,当前金融市场资金环境较之前已发生微妙变化,此后调控措施相继陆续出台,对市场的冲击可能会越来越大。银河证券分析师孟京分析认为,“对银行信贷依赖程度大的投资拉动型行业影响会相对较大,如房地产、大型机械制造和外贸型行业等;但对于附加值高的行业,国家政策显然还会加大扶持力度,因此影响较小”。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认为,央行在年底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显然是对市场透露的一个紧缩信号,必然会影响到房地产开发商对于未来房地产信贷环境宽松的预期。对于债券市场而言,中国农业银行李刚博士认为,如果严格的货币信贷总量控制和投放节奏目标能够得到较好的落实,则明年全年货币信贷增速可能会比今年回落2个百分点,将对明年下半年债券市场走势产生一定的利好因素,但明年上半年在调控效果尚未明显见效之前,债券市场可能仍然面临一定的压力;而直接融资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客观上将增加信用产品债券的供给,等级较低级别的信用利差有扩大的趋势。

  清华大学教授魏杰认为,存款准备金率上调日益频繁,说明央行在加强对流动性过剩宏观调控的同时,形成流动性过剩的国际收支失衡还在继续,甚至有更加严重的趋势,一方面央行在调控流动性过剩,另一方面,形成流动性过剩的成因依然存在,根除目前流动性过剩问题,需要各方措施综合使用。“造成当前国内流动性总体偏多的直接原因来自国际收支持续顺差,从深层次看则与储蓄率过高、消费率偏低的经济结构性矛盾突出密切相关。”经济学家樊纲说。

  专家们普遍认为,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无疑是主要的管理流动性手段,但仅靠紧缩性货币政策并不能根绝流动性过剩的内生因素,还需要外贸、财税、农业、区域、房地产以及收入分配、资源价格和基本公共服务等更多综合政策措施共同发力,来维持合理货币供应量和经济平稳增长。当然,扩大以消费需求为主的内需政策调整仍是核心战略。由此可见,在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及宏观调控的关键阶段,我们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组合拳”,更需要其它宏观经济政策“混合拳”。好在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明年要“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2007年1月5日央行宣布,从1月1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2月16日央行宣布,从2月2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4月5日央行宣布,从4月16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4月29日央行宣布,从5月1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5月18日央行宣布,从6月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7月30日央行宣布,从8月1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9月6日央行宣布,从9月2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10月13日央行宣布,从10月25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11月10日央行宣布,从11月26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2007年12月8日央行宣布,从12月25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此次调整后,普通存款类金融机构将执行14.5%的存款准备金率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