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实用文 >

小说:我刚把子母凶尸定住一个小道士突然蹿出草丛半路截胡

发布日期:2022-07-05 01:40   来源:未知   阅读:

  我连忙是将手指咬破,在孙大海的额头上画了一道驱邪符,防止他被这强大的尸气所侵蚀。

  我对着那是尸气中的子母凶尸望了一眼,随即双手合十,低吼道:“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神兵如律令,破!”

  两道金色的气流直接是在我的掌心轰出,直接是将那铺天盖地的尸气尽数吞噬。这尸气即便再庞大,也不过是妖邪之气,怎么可能敌得过道家纯正的乾坤正气。

  只是片刻时间,子母凶尸周遭的尸气便是被彻底吞噬一空。两道乾坤正气围绕着子母凶尸缠绕起来,转眼间便是将子母凶尸困在其中。

  子母凶尸顿时朝着天空的血月长啸一声,忽然化作一道血雾,挣脱了乾坤正气的束缚。身形一跃已经出现在数十丈之外。

  “想跑?”我顿时冷哼一声,掌心一翻。一把七彩的小旗子已经是出现在了手中。

  七彩定尸旗已经是脱手而出,朝着子母凶尸的背心射了上去。瞬间子母凶尸便是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子母凶尸又如何?碰到本馆主只能算你倒霉。”我微微一笑,连忙是朝着那被定住的子母凶尸走去。

  忽然一旁的草丛中窜出一道身影,手中捏着两张黄符直接是贴在了子母凶尸的额头之上,子母凶尸瞬间化作一团血色的气雾被这人收进了一个小葫芦里。

  那道身影忽然回过头来,借着月光我看到了一张稚嫩的脸颊,一副小道士打扮。小道士对着我晃了晃手中的葫芦,咧嘴笑道:“多谢了。”

  我心中顿时数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这尼玛算什么,本馆主费了半天劲才制住的子母凶尸竟然被人截胡了。

  小道童见我追过来了,连忙是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符纸,喊道:“急急如律令,遁。”

  说话间那小道童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站在小道童消失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一张符纸皱了皱眉头。

  我抓着手中的灵符用力一攥,嘴角之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冷笑。“很有意思的小家伙,竟然连本馆主的胡也敢劫。你最好期盼着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半晌,孙大海从一旁的草堆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子母凶尸的踪迹。脸色大喜道:“林师傅,你把那僵尸制服了?”

  看来他并没有看到那子母凶尸被那小道士收走的一幕。我也懒得解释,只得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那小道士应该是茅山符箓道一脉的传人,不知要那子母凶尸有何用?不过看那小道士的面相,应该并非心术不正之人。

  回到砖厂后,我让孙大海在外等候,自己一个人钻进了砖窑里。这子母凶尸有着七八百年的道行,棺材内定然长有尸菌,也就是俗称的棺材菌。

  棺材菌对于人类来说是致命的毒物,但是对于阴冥之物来说却是上好的补品。这东西留着说不定将来能卖个好价钱。

  “林师傅,那具石棺椁怎么处理啊?”孙大海望着砖窑中的石棺椁,面露为难之色。

  “明日正午,找人将那石棺椁原地填回,在底上撒上一层白石灰,以松枝盖顶即可。不过那个地方方圆五百米内,三年内切莫再动土。”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林师傅,那僵尸不是已经除去了么,为何三年内不能动土啊?”孙大海一时间犯了难,他砖厂上所用的黏土基本都是就地开采。若是三年不能动土,那他的砖厂就要停工了。

  “那子母凶尸虽然已经除掉,但是那埋尸之地方圆五百米内的土地早已被尸气侵蚀。没有三年时间根本无法彻底净化掉。强行动土,必然麻烦事不断,你是想赚钱还是想要命啊?”我皱了皱眉头吓唬了孙大海一句。

  其实这养尸地的尸气早被破掉了,尸气侵蚀一说纯属无稽之谈。我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另有原因的。

  但凡山川河流自身都有其灵脉所在,这所谓的灵脉也称作龙脉。这寡妇坡位于石碑镇的正西面,实则为整个石碑镇的灵脉所在。

  龙脉顺畅方能则人杰地灵,孙大海兄弟的砖厂挖掘黏土的方向正是寡妇坡的灵脉所在。灵脉若是被挖断,整个寡妇坡也就成为一片死地。

  孙大海顿时犯了难,这砖厂是他兄弟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三年内不能动土,这砖厂也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话我已经点到,要钱还是要命你们两兄弟自己选吧!”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是撂下一句话,便是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哎!”孙大海顿时犹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发出一声叹息,跟着我后面灰溜溜的下了山。

  我们回到家中后,孙小海已经醒了过来,身上的尸气已经淡了不少。风伯一脸惬意的坐在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数着一沓红色票子。看见我回来后,这老东西蹭的一下便是将票子塞进了口袋,生怕被我抢走了似的。

  “小海,你总算是醒来了。这几天快把哥吓死了。”孙大海连忙是冲了上去,喜极而泣的道。

  孙小海在他媳妇的搀扶下,缓缓坐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大哥,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就说嘛!”孙大海看到弟弟已经醒来,心情也是好了不少,一脸的憨笑。

  “啊!”孙大海本来还在想怎么跟弟弟说砖窑不能动土的事情呢。想不到孙小海一醒来竟然是先提议将官窑停了。不单单是孙大海一脸的茫然,就连我也是有些诧异不已。

  如果没什么原因,他会主动提出将砖厂停了?我可不相信这孙小海的觉悟有那么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